HEO YOUNGSAENG
  IT'S A TOSSUP
  不要輕易去猜測

  

 

  想要說對於永生不要簡單的去推測。為什麼呢,

  不管怎麼推測他都會有意想不到的話和想像不到的行動。

  如果看到在鏡頭前的樣子,

  還有面對面的談話凝視他的眼睛的話,

  就會非常同意這樣的話。

  比想像的要活潑,比想像的或許思想要更深一些,

  比想像的要帶有著更加強烈的主見,這些便是現在見到面的永生。

 

  永生進來了。代替臉上一閃而過的陰影,露出明亮愉快的笑容,

  在日本夜晚的街道遇到的永生非常的沉靜,又是很真摯的人。

  這樣的初印象一直持續在採訪中,

  所說的言語,透漏出的性情,條例的語言和沉浸其中的愉快,

  贈與過這些的永生又回來了。

  就算是很短的時間也像是旅行回來的人一樣。

  這短暫的離開所帶來的是巨大的變化,

  為了迎接旅行歸來的人在機場等候。

  在離開前的他和回來的他之間發現了微妙的差異。

  所以現在有了些許期待。

  永生帶著怎樣的變化回來了呢,

  之前見到過的永生和一會後要見到的永生又怎樣的差異呢,

  不可否認的,帶著這樣的好奇心。

 

 

  ★不同的人對永生不同的說法。

   或許編者曾經說過這樣的話。也有人說不對。

   有的人說許永生是害羞的沒怎麼有話的人。

   有的人說是很難拍照的物件,

   還有人說是很難親近的人。

   但是他們都錯了。他並不是害羞而只是對人有些戒心,

   沒辦法取得共感而使拍照變得有點困難,

   不是很難親近而僅僅是稍微隱藏了自己。

 

   實際上他是很善言的。

   不管是關於什麼的主題都會鎮靜的

   把自己的想法用語言組織好來告訴對方。

   會做詳盡的說明,永生好像很也能清楚這一點,

   編者的第一次提問的時候,很流暢的作了回答。

   對於人們問永生到底是怎樣的人的提問

   『人們對我的印象和我本身好像有一點不同。

    有些人說我很安靜,有人說我很可愛,

    有人說我很冷接近很困難。有著多種多樣的說法吧。』

  

   但是實際的本人到底是什麼樣子的現在還不知道啊。

   『我對我自己也不是很瞭解。要深刻的看呢。

    好的方面是好的如果認為不是的話會一直到底的否決。

    根據情況,還有隨著氣氛,好像就會有不同的樣子。

    恩...不是外星人(笑)的話,那麼說是像彩虹一樣來形容?』

 

 

   僅僅幾分鐘的採訪感覺到的永生就與之前的有所不同。

   真摯的表情和貫穿在每句話縫隙中的微笑

   和現在的完全敞開的笑容是不一樣的。

   他分明是變了。離開日本,又再次回來,

   是這些讓他有了變化嗎?

 

 

  ★或許現實的永生是最充實的認知

   事實上永生經常會沉浸在自己的感情中,

   不管是憂傷的時候還是開心的時候。

   不管別人是怎麼猜測的這都是有很大差距的。

   那麼,就先看下永生憂鬱的狀態吧。

  『難過的時候我會唱歌,會聽音樂。

   那時候我會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中。

   並不會去刻意的做什麼讓心情好起來。

   可以說,難過的話就會一直難過。

   那時可以說是我的情緒先選擇了我,

   知道在難過中發現可以擺脫的東西。』

 

   那麼,開心的時候又是怎樣的狀態呢?

   周圍的人會以為永生高興的瞬間是喘不過起來。

   為什麼呢,因為那樣的氣氛是隱藏不住的。

  『高興的時候周圍的人會馬上就可以猜測到。

   因為會老是笑會開很多玩笑。

   事實上是不太會隱藏自己開心的情緒的類型,

   同時又很會隱藏不好的事。

   但是,因為我算是話不多的人,

   所以那樣的狀態不會輕易的被發現。』

   或許,人們是誤會了他也說不定。

   僅僅是看上去經常的很開心,

   被認為是好像沒有擔心沒有憂鬱的人。
   

   難道是他每個瞬間都在自己的世界中?

   看一下永生最和心意的自己的狀態吧。

  『我最喜歡自己用心努力的樣子。

   不管是練習的時候,聽音學的時候,

   看書的時候,甚至於是清掃的時候。

   不管是幹什麼,最喜歡自己認真去做的樣子。』

 

 


  ★一路變化著走來的永生,他願意發生的變化

   人們不能抓住關於永生的線索的其中一個理由

   或許就是因為他是在不斷的變化的。

   到底是什麼怎樣的又有多少變化,

   這樣直截了當的詢問永生。

   只不過是一個月前的樣子就已經在某種程度上感覺變了很多。

   真的變了很多。隨著時間的不同就會變化。

   小學的時候很開朗,是領導力很強的孩子。

   但是在進入中學的同時變得灰暗了很多,課程也增加了很多。

   高中的時候也差不多。出道以後好像變得更加嚴重了。

   很多辛苦的時間還有壓力也堆壓的更嚴重。

   其實,喉嚨手術的時候可以說是一個轉換期。

   因為話也一句都不能說,僅僅是看電視,看書躺著這樣度過的。

   然後就是日本的活動。在第一次去日本的時候非常的辛苦。

   因為日語也不會,又很想念韓國。

   剛剛適應了日本的時候,又回了韓國就是一個月前呢(笑)。

   就這樣一點點的朝著好的方向變化著吧。

   日本人對於自己做的工作否定的說法和說辛苦,

   其實我不能理解。問

  『因為喜歡才去做的,為什麼會辛苦呢?』

   現在覺得那其實是童話。回到韓國後就更加是那樣的心情了。

   讓自己朝著好的方向去想,去說積極的話,

   漸漸地自己好像真的變成了那樣的人。

   和從前的我有很多不同了吧。”這樣的話,

   現在會有怎樣的變化,或許有預想的方向嗎?

   按順序的話也有可能再次朝著不好的方向變化(笑)。

   當然也有可能不會。

   我所有的都會開心的話就好了。

   所以也希望周圍的人會因為我變得開心。


  沒有想回到的過去

  當問到人生中有沒有想回到的瞬間的時候,

  永生非常堅決的回答。『沒有,絕對沒有。』

  其實因為這樣的情況編者會不斷的被永生嚇到。

  想要有感性一點的氣氛,卻是被這樣冷靜而透徹的回答嚇到。

  本來以為會有享受的回憶,一定程度上會有想要會去的瞬間,

  但卻是堅決的回答沒有。他這樣徹底的沉浸在現在,

  這樣享受現在,或許在這樣的過程中也在有條有理的準備著未來。

  『恩.想一下的話,洗完澡躺在床上翻開放在旁邊的書看,

  這好像是最舒服的狀態。最近在看叫《Secret》的書,很有意思。』

  典型的沉浸在現實的永生到底有過怎樣偏離夢想的時候呢?

  長久的練習生時期,在韓國的出道和在市場上專輯的發售,

  在日本可以算的上成功的活動,還有再次回到韓國為了專輯工作,

  直到現在好像沒有過很輕鬆的事。

  關於偏離,他說了。“在海外旅行的時候有過想要消失一個月的想法。

  就那麼呆呆的看著海,想要休息。

  雖然是經常做但還是應該要靜靜的想些事。

  也許平時習以為常的東西應該換個視角去看,

  我和我周圍的。去過了這裏那裏,也看過了玩過了,就會這樣吧?

  也許不會有什麼特別的事發生。如果可以的話,其實想這樣過一次試試。

 

  聽著他說這些話,小小的走神了。獨自在海邊看著海的永生的表情,

  和不熟識的人打著交道的他的腳步浮現在腦海中。

  也許這樣的迷茫也正是給了永生逐漸的變化,

  也許會有敢於改變那些迷茫的欲望。

 

 

  在採訪快要結束時,又問了一個問題。

  永生要弱點是什麼呢“恩.....弱點.....”

  饒有興趣的思考者的永生嘴裏蹦出來的詞是節食。

  用真摯的表情說著節食的時候的永生看上去真的是有些圓圓的樣子。

  必須要節食了但是真的貪心的想要吃。哈哈哈。

  其實以前的時候有很多弱點。

  舞蹈和歌曲一起練習的時候也是無法全部顧及,

  也想過那個就是弱點嗎。但是現在不一樣了。

  現在覺得一開始不行的話,更加努力一點不就可以做到了嘛。

  現在覺得討厭的東西和放棄這樣的詞語是統一在一起的。

  ”現在“弱點”和“放棄”統一看待的永生。

  關於對給他的誤會和評價的視線的人們,想要說。

  請不要去輕易的猜測他。

 

 

 

  ▶ Music Tolk. More and More在音樂室裏回蕩的他們的音樂故事

   YOUN SAENG'S ATELIER
   第四空間 永生的工作室
   錄音就僅僅是錄音。之後真正開始


  小學4年級的時候在歌謠大賽的舞臺上跳舞的永生。

  從那時的初次舞臺開始知道好像要成為特別的人的永生,

  登上舞臺就漸漸地想要人們為他而歡呼的永生。

  他大步大步的走進了工作室。

  好像更明朗了一點還有自信滿滿的腳步,

  慢慢的講述了自己的音樂故事。

 

  現在正在認真的做錄音工作。感覺嗎?

  直接的說並沒有很特別的說明,也沒有什麼貼別的感覺。

  我覺得單單錄音並不能展示出什麼特別的樣子。

  通過錄音可以聽到比平時的實力更加出色的歌曲,

  但是錄音的話只要歌曲好就可以聽到效果很好的歌曲。

  所以,我在錄音結束後開始,才開始思考要展現什麼。

  也想過要試一下作曲和作詞,

  但是現在我自己還在沒有準備好的狀態。

  現在在彈鋼琴的同時也試著在作曲。

  雖然有兩首已經完成但是還沒有到可以公開的水平,

  等到有更好的曲子的時候再公開吧。

  到底那樣的一天會不會來呢?

  對歌手來說重要的東西....

  我覺得對歌手來說最重要的就是歌曲。

  教我唱歌的老師說我的氣管屬於偏大的一類,

  所以先天性的很容易就可以唱歌。

  這個可以算是我的長處吧。

  希望可以好好的利用這樣的長處成為有歌唱實力的歌手,

  當然也要努力的。想要聽到‘真不愧是歌手啊’這樣的話。

  我是有很多欲望的人,但是不是我要走的路的話,

  不去走它也是一種方法。只是有很多夢想。

  到現在也是(笑)要說實話嗎?

  現在這樣不算容易的活動著其實常常會變成讓我感到辛苦的事。

  這樣也不管不顧依然愉快的進行著好像是最重要的。

  因為這樣想著就會成為心裏的動力。

  要清楚自己想要什麼,帶著一定要達成的信心出發。

  這樣子就算是有一點偏離方向的話,

  也不會輕易的完全傾塌吧。我是這樣子認為的。”

 

 

 

  ▶ Shared joys and sorrows tohether
   抓住彼此觀望的視線

 

  

  TOLKING 永生
  ABOUT圭鍾

 

  圭鍾是簡單的說一下就可以概括的人。

  可以算是連接人和人的人?很重感情的朋友。

  我和圭鍾有很多有趣的事情。

  不管怎麼說都是最初來首爾的時候最一起度過了很長時間。

  講一件事吧?我和圭鍾在隊伍裏面屬於聲音偏小的。

  其他人就屬於是稍微大一點的。

  所以剛開始的時候我們兩個說話的話別人就會覺得是在說悄悄話吧,

  其實我們只是像平時一樣的講話。

  (笑)所以偶爾我正在說話,

  其他隊友出來說話把我的聲音蓋住的情況也有。

  所以圭鍾就會鍾打著勢講話和我講話,說我聽到了。

  我也是這樣子(笑)。

  和圭鍾是什麼話題都會講,當然和其他的隊員也會有很多話題。

  但是根據物件的不同談論的話題會有點不同。

  和亨俊會談歌曲、音樂、遊戲等。和政玟會談些關於愛的。

  和賢重的對話在這裏不能說。


  圭鍾和我雖然不是很相似很吻合的人,

  但是圭鍾是很容易接受的性格, 

  我是面對接受的人會傾訴的性格。這樣子好像是很適合的。

 

 

  TOLKING政玟
  ABOUT永生

 

  在旁邊看的話會覺得是很安靜的人吧?

  但是和隊員們在一起的時候永生真的是很有趣的人。

  結束在日本的活動回來在隊員們中間是話最多的人呢。

  (笑)還喜歡身體接觸。

  基本上來說覺得並不是和人有很親近的關係很溫和的人。

  而且是生活在自己的感情中的直率的人。

  不管什麼都認真的做,從地方來首爾而且很純真的人。

  比起其他來這個朋友歌唱的最好吧。

  而且是對歌曲有熱情的人。 

  所以如果要找永生最帥氣的一瞬間的話

  我想說是在舞臺上唱歌的樣子,

  因為是在舞臺上比任何人都要發光的一個人。

  如果僅僅是憑初印象來判斷的話,

  所瞭解的還不到永生的一半,

  漸漸地瞭解才可以看到真實的他。

  有這樣的朋友在身邊我也逐漸的受到了影響,

  也許會越來越相似呢(笑)。

 

  

 

 

  

    資訊來源:http://rmdkdl.cafe24.com/

    翻譯來源:Elsa菜@Doubles501.com

    我很樂意和喜愛현중及501的人分享

    但畢竟資訊我也找得很辛苦(감사합니다)

ayustor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