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其實沒有誰對誰錯 然而早以麻木這種感覺

  幼稚的人依然存在著 無辜的人依然暗自悲傷

  決策者永遠瞎了狗眼 永遠坦護那狗腿的傢伙

  你能說他心機重   錯 你只能說他懂得在適當的時機開口

  把任何人傷的遍體麟傷  到最後一點錯都沒有

  這就是他成功的一面 但他成功背後所要換取的是"唾棄" 

  他什麼都不擅長  只擅長挑撥離間 心眼小的比女人還小

  怎麼不當個女人算了 一點男人的大方都沒有

  他的可怕 比女人還可怕 一個長了刺的草 是多麼的諷刺 
  
  

    全站熱搜

    ayustor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