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到不舒服 已經很久

  只是沒有意志力回去看醫生

  也因為要跑那麼遠 所以因而產生惰性

  身體是自己的 就真的非得要讓它感到很不適了

  才開始產生警覺性 我真的很糟糕

  慢慢的 一些壞的念頭就會由念而升

  我知道不該那麼悲觀 要往好的地方想

  但本來就有前例的病史 怎不擔心

  我本來就沒有想像中的堅強 我也會怕

  查知識家 查各大醫療訊息 看愈多愈不安

  只能等星期四去檢查後  才能確定

 

 

 

  寄人籬下的日子本來就很不好過 所以我能體會那種心情

  當初自己也是有過同樣的遭遇  現階段也只能委屈求全

  畢竟真的也只貪圖個空間罷了  等過些時候再慢慢去找房子

  等手頭比較寬鬆一點時     就要好好想想去留

  其實自己有時候也很矛盾    想要省錢卻又想要住好一點

  想要擁有一個真正屬於自己的家 但我真的可以嗎

  自己有能力可以去負擔嗎    

  有時候想著這些問題 就會感到很心煩

  每個月四五仟房租這樣外流   就會覺得好心疼

  自己真的像個無殼蝸牛 沒有一個棲身之地

  今天看到了他的新家  其實自己也很想擁有一個

  他做到了 但我什麼時候可以實現 未知數

 

 

 

  累 真的沒有勇氣再繼續下去

  那種無力感 沒人能體會

  男人不花心就不叫男人 這是很理所當然的事

  就算再怎麼正人君子  對我來說只要是男人就會花心

  他有權選擇漂亮又鮮嫩的花朵 就如同乾燥花又怎能與鮮花相比

  沒有交集的兩個人   永遠都只是個平行線

    全站熱搜

    ayustor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