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片「電影情人夢」裡,年輕的男主角把贊助女主角電影
  夢的一萬日幣,折成戒指套在女主角手上;人事全非後,
  珍藏的情書和紙鈔戒指回到了男主角的掌心,
  男孩像是第一次應證了愛的輪廓,
  珍重地把紙鈔戒指戴回自己的手。

  行動已經做了承諾了,言語卻追不上心的腳步,親吻、擁抱、
  求婚只在拍電影或酒後壯膽才做;想聽一句承諾,
  才甘心放棄夢想留在心上人左右的女主角,
  只聽到男主角吞吞吐吐地說:「妳可不可以留在日本?」
  失望的女主角追問:「為什麼是日本?不是身邊?」
  因為沒有聽到承諾,女主角便不顧一切去洛杉磯追夢。

  電影「色戒」裡,假戲真作的王佳芝也要承諾,
  翻雲覆雨後要到了房子,最後收到連易太太都要不到的鴿子蛋戒指,
  就覺得是情真意切的承諾,連自己的命都不要。

  日劇「嫁到什麼鬼地方」裡,成天被丈夫跟婆家搞得團團轉的女主角,
  僅管明知先生的個性永遠辦事不牢,老是得出面收拾爛攤,
  但每一次聽到另一伴信心十足地說著口頭禪:「包在我身上!」,
  她就像吃了「承諾定心丸 」,又有勇氣面對一切。

  在得不到承諾的戀曲裡,彷彿漂浮在不知要往何方的情海,
  時移事往再回想,那些真切的心動、忐忑、想念,
  就是戀的證明了。

  但如果沒有一言一物來承諾,女人永遠覺得握不住男人的心。
  因此苦苦等待、磋砣時光,和真愛錯身,只為一句承諾。

    全站熱搜

    ayustor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